草莓成视频污app下载

五日后。

当那位怀着忐忑不安心情的万初圣主目送着江缺他们离开的身影后,整个人都迷茫不解起来。

不是说好的有着其他目的么,不是说此人并非善者,并非来做客的么。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怎么感觉不一样?”

那位万初圣主心里莫名地想着,觉得有点怪怪的。

说好的有其他目的呢?

这些天的时间里,江缺他们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想象中的欺压、强迫之事也没有。

仿佛真的只是来做客的。

他除了赠送一些修炼资源外,并没有其他了。

然后。

江缺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几个意思?

青春朝气蓬勃 向上的力量

反正那位万初圣主是极为不解的。

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江缺打秋风的准备,也做好了整个万初圣地要被欺负的准备了。

可最后呢。

结局很有反转性。

也让人哭笑不得,只不过更多的是迷茫与不解罢了。

明明他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哪怕是心里的准备。

可最后江缺居然什么都没有做,这就让那位万初圣地很疑惑不解了。

怎么,你还看不上我万初圣地不成?

心里这般想着。

可是。

他其实也很庆幸,也幸亏是遇到了江缺这样的人,还真就成为一个做客的存在。

否则的话,他们万初圣地还不知道要怎样呢。

可能会出大事。

现在这样的局面,已经很好了。

这位万初圣主的心里只是有些不解而已。

“他为什么没有实施他的计划,为什么没有达成他的目的?”

万初圣主很不解,“还是说,其实他压根就没有目的,压根就不需要实施,他的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只是来我们万初圣地做客的?”

这种可能性很大啊。

并且是非常有可能性的。

至少他认为江缺这样的存在,若是想动万初圣地的话,应该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最终,江缺并没有动。

连鳄祖那样的存在都没有动手。

直到今天。

江缺带着鳄祖、小囡囡一起离开了。

他都是迷茫不解的。

实在是有点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有些瞪目结舌。

任由这位万初圣主如何思索,似乎都思考不对劲起来,“难道说,这人真的如那条鳄鱼所言一般,是一个仙?”

可是问题又来了。

天下间那里有仙?

不是说仙这种存在早就没有了吗?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作为万初圣地的圣主,他知道仙人是没可能存在的。

否则,当年那些大帝级别的存在,早就突破成仙了。

可最终他们也没能突破。

按照他所得到的信息,这个世界上应该是缺少一些长生物质,所以修炼者的寿命普遍不高。

没有充足的时间,就不可能成仙。

哪怕天赋资质再怎么好,也是需要时间的积累才有机会成仙。

否则终究是长生无望。

所以。

这位万初圣主认为江缺绝不可能是仙。

最多就是一位超级大帝。

也就是比普通的大帝强一些而已。

当然了。

现在目送着江缺缓缓地离去,看着他那挥一挥手都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样子。

万初圣主就更加的疑惑、迷茫了。

“难道,这位江前辈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吗?”

他不由得迷糊起来,“可是,看那条鳄鱼的样子,明显又是带有其他目的性的。”

现在的情况着实让他满脸疑惑,心里生出种种问号来。

只不过。

他也不敢要求江缺留下来。

毕竟这位前辈可是大佬,。万一真对万初圣地有其他的想法,那就不好了。

“走吧,走得远远的更好。”

万初圣主心里如此地想着,“虽然你们看起来只是来做客的,但这些天的时间里,哪怕只是做客,也让我们整个万初圣地鸡犬不宁了。”

很不安分。

谨慎着。

稍有不慎都会觉得,这会不会是江缺他们搞的鬼。

这样的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着实有些不舒服起来,让他一张老脸都变得皱巴巴的。

“不管你们曾经抱着怎样的想法过来,现在终归是走了。”

万初圣主心里想着,“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是抱着送瘟神的态度,但现在看起来根本用不着送瘟神啊。”

这情况就很好嘛。

只是。

这位万初圣地的万初圣主,其实并不清楚他们万初圣地的所有藏经阁里的功法、秘术之类的东西,都已经落入江缺的手中了。

被他用金刚镯直接抽取走了。

至于修炼的资源,此前在万初圣地的时候这位万初圣主就送了不少。

都入了鳄祖和小囡囡的口袋。

只不过有一部分其实是他们偷偷地顺来的,只不过那位万初圣主,以及其他万初圣地的人都不知道罢了。

因为量不多,所以并没有被对方发现。

这是江缺告诉鳄祖的,不能太为恶了,否则那冥冥之中可能会有损运道。

虽然鳄鱼听起来都是云里雾里的,并没有听懂,但最后他还是照做了。

所以。

其实江缺他们并不只是纯粹的去做客,他们也做了其他事情,只是这些事情那位万初圣主并不知道罢了。

若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怕一切都改变了。

当然。

现在的情况或许不一样了。

接下来还有两个圣地。

按照江缺的选择,自然是要选择紫府圣地,反正紫府和道一都一样。

差不多的。

对他而言是这样。

“紫府圣地,依旧可以按照此前的万初圣地那样进行。”

江缺与鳄祖交待了一番。

算是安排工作。

让他接下来好好去锻炼一下。

于是。

依照此前在万初圣地所积攒的经验,江缺和鳄祖毫不客气地对紫府圣地进行了气势威压上的溃压。

这还不够。

紧接着。

鳄祖又对紫府圣地的圣主开始了一场大忽悠模式。

只要能唬住对方就行了。

反正那紫府圣地的圣主现在已经被江缺的气势威压镇住了,根本没搞清楚状况。

于是乎。

便在鳄祖的一番忽悠之下,紫府圣主终于脸色阴沉起来。

纵然是不可一世的圣主,纵然是一方大佬,其本身的修为实力也不弱。

可在面对江缺的时候,他依然不够看。

甚至在面对鳄祖的时候,这位紫府圣主也不够看了。

只能乖乖地把江缺他们引入客厅中,然后大摆筵席,好酒好菜的伺候着。

也不敢不如此。

毕竟江缺和鳄祖所表露出来的实力,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他们也怕。

毕竟不是最强者。

万一惹怒了这等不可一世的强者。

那后果……

他们承受不起。

也不敢去成熟啊。

所以。

紫府圣主的脸色一直以来都是阴沉的。

资源什么的都拿出来,当成礼物一般送给了江缺他们。

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

在第二天的时候,江缺就借口想逛一逛紫府圣地的机会,就已经把整个紫府圣地的藏经阁都收了。

毫不客气。

如同当初的万初圣主一样。

紫府圣主同样是懵的,他甚至都不明白江缺来紫府圣地做客的意义何在。

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啊。

这样一来的话。

结果就有些尴尬了。

在送走江缺的时候,他荣样是一脸的迷茫和不解,同样如当初的那位万初圣主一样。

并不明白江缺这样做的想法。

实在是看不明白。

难道说,这位地仙真的只是过来玩一玩吗?

还是说其实自己想多了。

就这样走了?

紫府圣主是懵呆的,他怎么也看不明白这一切。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就像那条鳄鱼所说的一样,这位地仙境初期的江大仙人,耐不住寂寞了,所以出来转一转。

然后嘛。

就不知怎么的转到他们紫府圣地。

然后顺势去做客一番。

这几天的时间里,可苦了他们紫府圣地的人,各种好吃的好喝的都伺候上来。

就差没把江缺当成老祖宗一样供养起来。

其实也快。了。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吗?”

对于紫府圣主来说,江缺他们这般直接地离去,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对于紫府圣而言,似乎江缺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啊。

结果就走了。

似乎……似乎真的只是坐一坐。

真就是来做客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直接离开。

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看得那位紫府圣主都一愣一愣的,心里止不住地在想:“他们这是几个意思来着?”

咳咳!

看不懂啊。

哪怕是身为紫府圣地的圣主,他也算是一方大佬了。

现在竟然半点也没看懂。

有些尴尬起来。

目送着江缺他们离去的背影,此时此刻的紫府圣主心生疑惑,甚至是迷茫不已。

和当初的那位万初圣主的表情,是一样一样的。

估计他们都没有想明白。

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呢?

江缺他们自然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也不仅仅是为了做客而做客。

实际上。

那所谓的做客也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于他江某人而言,获得那些功法就行了。

一来可以提升九品道功的品质,二来可以获得更多的世界本源力。

多好啊。

简直就是双管齐下。

很不错的法子。

至于鳄祖和小囡囡,他们同样得到了紫府圣地的资源。

这一次还不少。

和当初的万初圣地比起来,这就多得多了。

从紫府圣地离开后,江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这回,我终于又积攒一些世界本源力了。。”

此前。

他连续光顾几个圣地后,所获得的本源力不少。

这一次又积攒一些。

距离突破所要的本源力,看起来已经很多了。

就快要足够了。

“接下来,还有一个道一圣地。”

江缺非常清楚,既然要光顾那些圣地,那就要全部光顾个遍吧。

总归是能积攒足够多的本源力来。

“距离地仙境中期,已经不远了。”

江缺开始思索起来,说不定等他光顾完道一圣地后,就能够积攒足够多的本源力。

以此供养他突破。

说不定也是可以的啊。

想到这些后。

江缺便对那道一圣地也期待起来。

除了曾经已经被覆灭掉的天璇圣地外,道一圣地就是最后一个圣地了。

想来这个圣地应该可以给他足够多的好处。

“当然了,其实除了那些圣地外,我还有那些禁区禁地可以去。”

江缺暗道:“毕竟,在这方世界上,禁区也是有不少好东西的,那些禁区之主一个个都是大佬。

更不要说我还能覆灭掉他们,说不定可以获得这方世界的奖励,也就是功德。”

这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

现在这些都只是猜测。

不过很有可能会实现而已。

紫府圣主待看不到江缺他们一行人的身影后,这才缓缓地退回去,“不应该啊,这和我所想象的不一样。”

真的很不一样。

似乎有些诡异莫测的东西在里面。

原本。

他和那万初圣主一样,都已经做好了要被江缺他们打秋风的准备。

可谁知江缺竟然半点都不感冒。

这就恐怖了啊。

几个意思?

当我紫府圣地太弱了不成,所以改成来做客?

fpzw

Tagged